最后的赛跑来临,全面复工只能暂做镜花水月

YLZ个人博客

   YLZ个人博客对于大部分行业、企业来说,虽然法定假已经到头,但现在谈返复工暂时还为时尚早。当前情况是:第二个潜伏周期里,亟需的行业,不复也得复,其他能不复暂时先不复,还有就是像KTV、洗浴桑拿之类的,复了也白复。

   不过,维持这种现状的代价极大,如果拐点在接下来两周还不出现,没有企业能撑得下去。现在就是与潜在传染源在做最后的赛跑,必须保持全力冲刺取胜。

   昨晚,河南的信阳、南阳两地真正嗅到了失守的味道,从2月4日就开始频频呼喊的求助之声变得越来越绝望。

   过去两周,两地都投入了巨量人力,但防控卡壳在物资不足,隔离病区诊治人员不得不把一次性防护服、口罩经过消杀灭毒后再次使用,发热门诊接诊人员只能佩戴简单防护用品的情况。

   现在,信阳确诊数达到228,南阳136,而截止至2月10日18时,信阳市部分医疗防护物资仅能维持1.2天,最多不超过6.2天,南阳情况应也类似。

   这导致信阳疫情本地扩散抬头,2月7日晚,信阳市内人流量最大的综合商超一名员工确诊为新冠肺炎,更让此种风险增加。

   信阳局势中传递的信息是:如果病毒在本地开始广泛传播,在医疗资源整体短缺而全国只能先投湖北的情况下,继续试图追踪每个接触者的努力将变得徒劳。

   黑龙江就是一个这种最坏情况的例子,由于防控不利,连续多起聚集性事件让遥远的黑龙江如今确诊者竟达到360例,死亡8例,疑似181例。

    无论是挨着湖北的信阳还是距离2300多公里的黑龙江,二者的共同点都是本地扩散正在取代输型逐步抬头,这种不祥之兆给那些与鄂接壤的地区不啻为当头棒喝,陕西就是首当其冲的敏感地。

    据2月9日的通报,陕西现在也面临着类似的四大“雷”:一是输入性病例逐渐减少,本地病例越来越多;二是轻症患者和隐性感染者逐渐增多,发现感染者难度加大;三是已发生多起聚集性疫情,其中一起13人发病,聚集性疫情以家庭聚集为主,还有朋友亲戚聚集;四是个别病例无明确暴露史。

   西安近几天频频宣告有确诊的类“超级传播者”,像搭乘20趟高铁的保洁员、肯德基配餐员、还有那位从武汉回来后去看了场叶问4的确诊病例,都预示着分布于西安的隐性传染源还有待大力筛查。

   一旦因为返复工放开而没扣住,疫情失守说来就来,信阳和黑龙江就是前车之鉴。到那时,若将每个确诊和疑似病例都送进医院隔离,医疗系统会更加不堪重负。在这种情况发生之前,只有尽力与潜在传染源赛跑。

   这两周对于西安来说也是一种决战:为接下来日子定调的决战。搞不定 ,本地扩散了,底下就没法正常工作只剩忙活它了搞好了;控得理想,把本地扩散压在有限增长区间,接下来大部分人还能正常工作生活,磨到酷暑时节等老天爷出手收官。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,现在谈返复工还为时尚早,不如调整心态、调整方法、调整节奏先呆着。

   说到酷暑杀毒,新加坡的例子又让人心中没数。新加坡现在的温度在26-33度之间,其累计确诊的43例当中,22例都是由本地传播引起,其中15例经证实源于三次聚集事件:新加坡基督教生命堂、永泰行药材店和1月下旬君悦酒店的一场商务会议。而且最新确诊的3人既没有中国旅行史,与此前的其他确诊患者也无接触史。他们入院前都曾多次就诊,但尚无法追溯其具体感染源。

   所以看来看去,在医疗资源不足、没药没疫苗的情况下,只有封控隔离这一条路,能最大程度避免本地扩散的快速爆发,然后尽可能把统计曲线压在一个相对平稳的区间,一边保民生底线和经济命根,另一边以时间换疗效,以时间换手段。

   这就是大部分人当下面临的名义上复工实际上没法复工的本质,庚子年赶上的这档子事就是这么麻烦,千怪万怪都怪当初只顾着捂舆论却没早点捂住江汉。昨晚听到一句话:“要积极回应社会关切和舆论关注”,虽然特意添上了“舆论关注”,可已经被拍死的“舆论关注”还能活过来吗?
 

文章若对你有帮助,不妨扫一扫右侧的二维码打赏支持我 ^_^


您好: 欢迎评论 (总共有0评论)

未登录,登录之后方可评论 登录 or 注册
暂无评论